本文仅就“未办理婚姻登记者应补办登记”的立

新修订的《婚姻法》于2001年4月28日颁布实施。修订后的《婚姻法》较原《婚姻法》增加了许多新的内容。如:禁止家庭暴力、配偶与他人同居、未登记婚姻登记、增加无效婚姻制度和可撤销婚姻制度、完善婚姻财产制度、认定违反法律的禁止条款 在离婚的情况下,无过错方有权要求赔偿的制度。《婚姻法》的修改不仅对我国的婚姻家庭关系产生了历史性的影响,也给我国的婚姻家庭关系带来了重大变化。涉及婚姻家庭关系的民事司法实践。笔者仅简要阐述了“未办理婚姻登记的人应当登记”规定的立法意图及其在司法实践中的适用。

一、婚姻法关于补办婚姻登记的规定及给司法实践带来的问题

新《婚姻法》第八条规定:“需要结婚的男女,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结婚登记。符合本法规定的,应当办理登记手续,领取结婚证。” ” 领了结婚证事实婚姻补办结婚证,夫妻关系就建立了。登记结婚时,要重新登记。” 该条规定,在必须明确婚姻登记的前提下,针对我国实际国情未登记夫妻共同生活的情况,采取灵活办法,并补充说“如果未登记结婚登记,完成后,重新注册”。之所以有这个规定,主要是因为我国的婚姻登记制度还存在问题,特别是在交通不发达的偏远地区。普通人不方便登记结婚。仍有一些地方为结婚当事人办理结婚登记。登记机会、网约车费用等条件,导致一些符合婚姻法基本要求的男女因非自身原因未登记结婚。修订后的《婚姻法》明确告诉这些人要补登记。《婚姻法》只规定“要重新登记”,但如何“补” ? 如何确定补充剂的有效性?《婚姻法》没有具体规定,这就给司法实践提出了一系列问题:一是没有处理。已登记结婚的男女上法庭起诉“离婚”。人民法院是否将非法同居关系视为解除非法同居关系,不进行调解和和解;第二,如果是已经登记结婚的夫妻,向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则人民法院应当确定夫妻关系何时成立,无论是从重新申请时起还是双方同意“结婚”的时间;第三,人民法院审理继承、监护、监护案件。涉及未登记男女以夫妻名义同居,是否都被视为非法同居?如果不是,哪些可以被视为有配偶关系?哪些是非法同居?显然,《婚姻法》的立法本意从情况来看,符合婚姻法基本要求但未登记结婚但以夫妻名义同居的男女,不会被认定为违法。同居,他们将被要求登记。哪些可以被视为有配偶关系?哪些是非法同居?显然,《婚姻法》的立法本意从情况来看,符合婚姻法基本要求但未登记结婚但以夫妻名义同居的男女,不会被认定为违法。同居,他们将被要求登记。哪些可以被视为有配偶关系?哪些是非法同居?显然,《婚姻法》的立法本意从情况来看,符合婚姻法基本要求但未登记结婚但以夫妻名义同居的男女,不会被认定为违法。同居,他们将被要求登记。

二、最高人民法院对本文的相关解释

如何理解《婚姻法》第八条的规定?为更好地理解和适用《婚姻法》颁布后的《婚姻法》,最高人民法院于同年12月25日就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作出公告。问题说明(一)。《解释》第四条规定,如果男女双方按照婚姻法第八条规定及时办理结婚登记,婚姻的效力关系自双方符合婚姻法规定的婚姻实质条件时起计算。第五条规定: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处理同居关系。第六条规定:未依照婚姻法第八条规定办理婚姻登记,以夫妻名义同居的男女一方死亡,另一方作为配偶主张继承权的,依照本解释第五条的原则处理。

这一解释的出台,对正确适用《婚姻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指导作用。首先,确立了“再注册”的法律性质,即具有法律追溯力。重新登记首先在满足婚姻基本要求的前提下进行。注册完成前,应确定其有效性。重新登记后,婚姻的效力追溯至达到法定婚姻必要条件时。

第四条承认补充登记具有法律追溯效力。婚姻关系的效力从双方满足《婚姻法》规定的婚姻基本条件时起计算,体现了“补偿”的特点。如果不确认补充登记的法律追溯效力,补充登记与初始登记没有区别。《婚姻法》规定补充登记将失去实际意义。第五条规定了补充登记的法律后果。第五条第一款(二))规定了重新登记和不重新登记的不同法律后果,即重新登记作为离婚处理;不重新登记的,终止同居关系。第六条 一方死亡,另一方主张继承权。也就是说,如果一方死亡,如果另一方已经登记结婚,另一方可以享受配偶的权利和义务。

三、解释在实践中的应用及其表现

上述规定充分体现了立法者对婚姻较弱一方的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的有力保护。审理此类案件涉及的人身财产纠纷,在审判实践中具有明确的法律依据。但是,作为一名从事民事审判的法官,他仍然觉得这一规定并没有完全解决补充登记所涉及的法律问题。立法者作出这一规定的目的,不仅是对此类案件作出法律决定,而且是为了解决此类案件所涉及的人身财产关系,使男女同居而未登记结婚的弱势一方能够受法律保护。

在未登记结婚而同居的男女家庭中,男性多是外出打工挣钱,这是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而女性则在家带孩子做家务,无家可归。经济收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男女关系破裂,未办理结婚登记,则妇女的权利得不到保障。

未登记结婚而同居的男女,同居后需补登记,按离婚时解释规定的原则处理,可以理解。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是男女未登记结婚而同居。如果他们的关系没有危机,他们通常不会考虑重新注册。当关系破裂,法院起诉“离婚”时,即使人民法院在受理前告知其可以补办婚姻登记,也经常发生一方不愿补办,使法规执行难度大。按照目前的“ 其民事主体资格被取消,更不用说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了。死者如何“亲自”重新登记?因此,第六条的规定在实践中是不可行的。因此,未登记结婚的男女同居弱势群体的权利,仍是“水中月,镜中花”,实难落实。

为有效保护此类案件中处于不利地位的一方的权利,加强公众法律意识的唯一途径是依法办理婚姻登记,或者在未发生关系的情况下及时补办婚姻登记。同居后危机重重,让自己的权利从一开始就被夺走。在法律保护的状态下事实婚姻补办结婚证,是没有办法补救的,其保护的力度当然是有限的。或许我们的立法和司法机关应该从实际出发,做出更加实际的解释和规定。